Gallifreyre

【盾冬】黑星

浪漫到骨子里

污冬面:

妇联3前胡子夫夫结婚梗,虽然嘴上喊丑但是我手很诚实嘛……

 

“我们结婚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巴基正忙着收拾东西,地图沙盘模型摆了一地,他们刚刚在山谷里宿营了三天,立即又要向北进发,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豹神的庙宇中供奉着的从天而降的宝物、振金之核,是一块无限宝石。灭霸的手下也许下一秒就会遮蔽瓦坎达的天空,他们必须争分夺秒组织平民转移。

“嗯。”他随口答应了一声,忙着把黑豹陛下古老宝贵的羊皮卷秘密地图收起来放进密封筒里,过了五六秒钟才意识到问题是什么,以及说话的人是谁。他转过头来,史蒂夫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双臂抱胸,穿着制服靠在阴影里。他的脸上一半是疲惫的阴影,一半是毛茸茸的胡子和血迹。

巴基停顿了一下,他听到自己新换的金属手臂嗡嗡作响,吓了一跳,以为会听见羊皮卷筒断成两半落地的声响,连忙低头去看时,那珍贵的地图却好好地握在他的手上,纹丝不动。他想了一会,心里面既不觉得荒谬,也没有惶恐,就好像史蒂夫刚刚说的是“明天的早餐我们吃双面煎蛋吧”一样。

于是他也用一种天经地义的语气回答道:“好啊。”然后又继续低下头去收拾东西。他蹲下身,将卷筒放回箱子里,再想去拿点什么的时候就觉得手直发抖。脸上发热,口里发干,心跳得直发慌。“史蒂夫……”他蹲在那里,低着头,干涩地叫了他一声,声音都是打颤的,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史蒂夫走过来,跪在他身边,慢慢地环抱住他的肩膀。

他的下巴搁在巴基硬邦邦的金属肩膀上。“我还以为你真不在乎呢。”他说。声音里带着笑意,有点如释重负的小情绪。

巴基张开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他抬起手握住史蒂夫抱紧他的手腕,再回过身,伸手往上探去,抚摸到他结了血迹的粗糙头发,因为没有打理而肆意生长得扎手的胡子,和凹陷下去的脸颊。


三周前他从冷冻仓里被拉出来,一睁眼就看见这么一张疲惫又邋遢的脸。

将自己冻进去的时候他费了多少力气。顶住黑豹善意的温柔和史蒂夫那张美国队长对你的行为很不满意的脸,经过一重又一重检查的折腾,睡下去的时候紧张而又终于觉得安宁,但愿从此能有长年好眠。被拉出来的时候却是兵荒马乱,控制词、协议和国际通缉犯都已经无暇再提,安装新胳膊和调试也只不过花了半天时间,期间夹杂着史蒂夫零零碎碎的讲解。他知道了有个紫脸的外星人马上就要带着他的军团来进攻地球,等他集齐六颗无限宝石就是万物皆亡的结局。

其中一颗宝石,在瓦坎达。

听上去好像什么粗劣的游戏剧本,只是超级英雄——如果他算的话——的人生也从来没有什么空间留给抱怨。他们好像是被战争选择的人,被推着走,扔进一个又一个重大事件的洪流。巴基皱着眉头,抡动了一下新手臂——很流畅,而且轻便。他点点头,看向身边的史蒂夫,却发现他的目光里满是担忧。

那担忧是留给他的,想到这一点,巴基看着他的目光就柔和下来,因为他的担忧而忧心忡忡。但是史蒂夫反而笑了,巴基看见他的眉头舒展开来。两个人的目光一来一去之间,史蒂夫已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新的、银色的振金手指,表面都加上了温度传感元件。对于高温和低温有自动保护,但巴基的手指被他捏在手心里,却觉得热得发烫。

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感觉就像上辈子的事情了,连两年前在布加勒斯特的日子,现在想起来也好像梦一样。只有史蒂夫手心的温度是清楚的,好像检验这新手臂的压力和温度传感性能,他将他的手握紧,再握紧,拇指慢慢地伸进他的掌心里,轻轻地抠着金属的光滑表面。

即使瓦坎达的假肢技术再高端也取代不了真正的神经,他的手心能感觉到史蒂夫拇指的温度、他的动作,但是不会发痒,不会出汗,不会因为心脏的剧烈跳动而颤抖,不会仅仅是被握住就好像过电——他的手是稳的,但是他的心和嘴唇在发抖,手心冰冷,脸色却发红,史蒂夫慢慢地扬起嘴角,在毛茸茸的大胡子下面几乎微不可见。他的蓝眼睛闪闪发光,不再是金色阳光下的蓝天,却像一泓幽深的海。巴基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和小腹都猛烈地热起来。

所以欲望当中有植根于灵魂的东西,巴基想。它不需要神经来传导,透过一条金属的胳膊,就能直扎进心里去。


从国都到边境,他们忙着帮助特查拉组织精锐部队,收拢平民撤离,打击不知道从哪里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怪物,一整天二十个小时忙得脚不沾地——除了可以少睡几个小时,超级战士做起这些琐碎庶务来也并不会容易些。今夜是他们宿营在这个山谷的最后一天,五个小时之后就要再次开拔。而如果沿着溪流,涉水逆流而上,走向山谷的深处,在大约三公里开外有一座古老的神庙。

——当地人说那里种植着对恋人有魔力的草药,是附近青年男女们幽会的圣地。

史蒂夫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厚重的靴子在银色的溪流里溅起一片水光。月色清亮,他们的脚步又轻又快,细碎的石头在脚下哗啦啦地响。平民撤离了,没有怪兽不长眼地冒出来,寂静的山谷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真想在这里给你画一张像。史蒂夫不无遗憾地说。一块大石头从溪流岸边横出来,月光照耀在黑曜色的表面上,他想象着自己躺在上面让史蒂夫给他绘画的样子,然后在想象中,那个半裸着露出性感腰线与深色毛发的男人又变成了史蒂夫。时间不够了,巴基遗憾地吞了一口口水,声音在深夜里响亮且诱人,史蒂夫扭过头来,猛地一下握紧他的手。

“快到了。”

山谷尽头的古老神庙,看上去并不算高大恢弘。两间黑曜石砌成的小屋一前一后,隐藏在从山崖拂落的粗厚藤蔓下面,小屋四周的一大片空地,星星点点地开满了蓝荧荧的小花,像是地上的星河。干净、浓郁的白花香气在夜色里席卷过来。

“你有没有,嗯,觉得更爱我了?”

巴基看向史蒂夫,嘴角勾起微笑。他们的手始终紧握在一起。七十多年来他第一次对什么人说爱——他们这辈子第一次对彼此说爱,就好像是谈论早餐和天气那样自然。是草药的作用吧,他想。史蒂夫没有回答,他低下头,好像是害羞,把笑容藏在胡茬和阴影里面。他拉着他的手往前走去,穿过那片花地毯。

他们站在黑色的石头前面,手指交握,就像站在圣经与宾客前面那样。

“你愿意,和史蒂夫罗杰斯结为丈夫和丈夫,不管富有还是贫穷,不管健康还是疾病……”史蒂夫庄严地开口,念到一半就忍不住笑了,“好像言情剧里面私奔的主角。”他笑着说,目光却局促地在两个人的手上移动,仿佛不敢去看巴基的眼睛。巴基也笑了。他用两只手握住史蒂夫的手。“直到——”他想要把誓词念完,却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直到世界尽头也好,直到万物死亡也好,并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我愿意。”他跳过了中间的步骤直接说,然后将手掌按在史蒂夫的胸口上。“你愿意。”

史蒂夫的另一只手抱住他的后背,沉默地将他整个人都拉到自己胸前,两个人火热的、发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我愿意。”史蒂夫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说。

他们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史蒂夫四下看看,想要摘一朵花来送给巴基,但他新结婚的丈夫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脖颈,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交换亲吻就可以了。吻上来的时候巴基急促、气息不稳地说,拉着史蒂夫一起滚倒在有魔力的香气里面。我们还剩下三小时十二分钟。


他靠在柔软的花丛中,头枕着金属手臂,注视着史蒂夫穿上他的制服。

那些漂亮而结实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肌肉线条被黑色制服掩盖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面,制服胸口那颗白色的星星显得异常夺目。

“像是个靶子。”巴基皱了皱眉头,取下嘴里叼着的花打过去。“放在盾牌上还能集中一下火力,放在胸口——当初设计这套衣服的人想什么呢?”

“演出服改的。”史蒂夫耸耸肩。“说到底也是为了救你么,穿着演出服就冲出去打仗了。”

巴基笑了一声,又扯下一朵花往史蒂夫傻笑着的脸上打过去。“总是要去打仗的。”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甚至是虚无缥缈不可获知的未来,一切的事情总是要以战斗来结束。只是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心里并不觉得厌倦。也许是心和身体都被史蒂夫充满的原因吧,他躺在这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哪怕天幕就此坠落下来,也觉得安宁。

就像是终于能够扛起不曾改变过的命运一样往前走去。

地上有之前来到这里的青年男女们宿营留下的篝火痕迹,他捡起一块木炭,坐起来按住了史蒂夫,一笔一画,认真地将那颗白星涂成了黑色。

“这样看着好多了。”他拍拍史蒂夫的胸口,满意地说。

史蒂夫低头看了看,“色感还不错。”他哼了一声,从巴基手上将木炭拿过来,抓住他的胳膊。“别动。”

巴基僵了一瞬间,然后脊背柔软地放松下来。他低头看着史蒂夫,看着他阴影里模糊而坚定的,疲惫又美丽的脸。他伸出手去轻轻抚摸那个人的胡子和头发,刚才留下的汗水和体液都已经干了,硬邦邦的。他又想要亲吻他了,但史蒂夫正专注地盯着那条银光闪闪的金属手臂,木炭在上面慢慢勾画出一颗整齐的星星。

一颗和他胸口一模一样的黑星。

这就是我们交换给彼此的东西。快速地涂完最后一笔,史蒂夫抬起头说。蓝眼睛仰望着巴基,他眨了眨眼,像是要忍住眼泪一样,露出一个笑容,低下头将那个亲吻付诸实施。月光照在他们身上,黑色的星星闪耀着明亮的光。

 

END.

太美

摩城魅影:

我希望等我老得动不了了,坐在小花园的摇椅上,翻看自己往昔的日记,忽然抖落了一张这样脱色的相片,然后裂开我没牙的嘴唇,默默呢喃。
       想当年,各国报纸的头条都是你们的照片,称为:世纪婚礼。
       身边的曾孙女凑过头看了看:祖奶奶,他们好帅啊……
        我点点头:当年,很多奶奶都爱慕他们,他们是天上的天使。
        曾孙女:现在呢?
        我笑了笑:现在,他们真的在上帝那里,做了大天使长……保佑所有相爱的情侣,永不分离……

大透明_老冰棍爱好者:

东圭:

忘了在哪本书里夹着的一张上个世纪的照片,一张结婚照?